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伤痕

放开那个女巫 1041 作者二目 全文字数 2290字

“公司……”罗兰低声道。 “什么?”维克多微微一怔,“如果您对哪里有疑异的话,我可以再解释一遍” “不用了,”他摆摆手,“这确实是个有趣的计划,至少看上去没什么问题。若要实施的话,你多久能将资金准备到位?” 维克多眼中顿时亮起了喜色,“我就知道您一定能理解它请恕我失礼,陛下,假如您也是一名商人的话,成就绝对不会在任何大商会之下!” 这种比喻看似拉低了国王的身份,不过将对方置于自己擅长行业的最顶端,是贵族礼仪中表达高度认可的方式,也算得上是一种不加掩饰的奉承了。 此刻罗兰心里却完全是另一种想法:这不就是后世的大型实业公司么? 带着技术落户、自发招募人手、组织生产和营销、自主盈亏……他没想到会在一名当代人口中听到如此完整的构想。和商会最大的区别在于,该计划将生产和销售合并到了一起,简直可以说是近代民营企业的雏形了。 这或许是一个极好的契机。 近四年时间里,他的领地获得了长足的发展,但也渐渐暴露出了不足之处那便是行政厅几乎包办了一切。任何项目都需要行政部门来把控,从编制人数到调拨预算,这些繁杂的工作章程占用了官员们大部分时间。随着项目规模的不断扩大,势必会令机构愈发臃肿,行政效率也会随之降低。 这可以算得上是“国企”的通病盈利和亏损一旦跟参与者无关,稳定便成了一切。它有着不计回报、受上层意志决定的优点,在早期可以快速满足需求,后期也能用于攻克那些风险颇大的战略项目,但并不代表它无所不能。 这也是罗兰在无冬城全力发展重工业与农业,轻工业却甚少顾及的原因之一除了劳动人口有限以外,行政厅已拿不出那么多官员来应对产业种类的扩大化了。 毕竟下达命令简单,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可真要实施下去,哪怕是多建立一个蒸汽机组装厂,背后都需要一整套人手来支持。 而现在,他有了新选择。 招商引资之类的手段还没使出,就有人主动送到了他面前,罗兰自然没有轻易拒绝的道理。 虽然这家“公司”有着境外世家的背景,盈利后必然会造成一定的金龙外流,但只要它的生产部门都在灰堡境内,这点不足便算不上什么了。 达成初步意向后,罗兰亲自将维克多送到了城堡门口,“等你准备妥当后,我想新的棉花种子应该也能培育出来了。不过有一点我得事先说明,如果以后有其他商人打算效仿你的话,行政厅也会以同样的价格将种子卖给他们市场上的商品越丰富,价格就会越实惠,这个道理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当然,陛下,”维克多眼中流露出自信的神采,“晨曦商人从来不畏惧竞争。我的父亲总是说,从我们生下来的那一刻起,竞争就已经开始了。” 当他准备告退时,罗兰忽然又叫住了他,“对了,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我的大臣查到,你在六年前便有向长歌要塞缴税的记录,为什么?那个时候若是想要省下这笔金额,对你来说应该是轻而易举之事吧?”
维克多点了点头,“但当时的领主允诺,只要按量缴税,他就会为来往于边陲与长歌间的商队提供一定的便利和保护。他也的确那么做了在那个时候,这笔花费至少可以免除野兽的威胁,以及同行袭击的困扰。我始终觉得,付出些许代价,来获得一个稳定而有序的规则,对商人来说其实是件好事。遗憾的是,有很多人宁愿将大笔钱财投到不值当的货物上,也不愿意将规则视作成本之一。” 果然是个有趣的人,望着商人离去的背影,罗兰心中不禁暗想。有这样的人来做范例的话,灰堡的“民营企业”应该也会迎来一个快速且充满朝气的发展期吧。 就在他打算回办公室时,夜莺焦急的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了起来,“陛下,闪电回来了,她似乎遇到了麻烦” “什么情况?”罗兰忙问道。 “还不清楚……我刚接到希尔维的传讯,她被麦茜带回来后,直接送去了医疗院!” 他的心顿时一沉,“她受伤了?现在就带我过去看看!” “是,”夜莺伸手抓住他,接着两人一起遁入了迷雾之中。 …… 赶到城市西边的医疗院后,罗兰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小姑娘。 推开房门的瞬间,他心中的担忧便被打消了不少闪电看上去完好无损,脸上也没有明显的伤痕或血迹,胸口仍在起伏,这就意味着她并不会有什么大碍。即使此次侦查真遇到了危险,现在也已经安全了。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之处。 娜娜瓦丝毫没有完成救治后的轻松感,而是紧皱眉头,低头打量着自己的双手,一副迷惑不解的模样。 麦茜更是紧张兮兮地趴在床头,用手擦拭着闪电的额头,见到罗兰时还把脖子往衣服里缩了缩,一副做错了事的模样这时他才注意到,对方脸上不断有细汗冒出,微微张开的唇齿间正发出浅浅的呻吟,彷如沉浸在一场噩梦之中。 “怎么回事?”罗兰望向娜娜瓦,“闪电到底伤在哪里了?” 后者抬起头来,缓缓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夜莺。” “是。”夜莺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抱起闪电,帮她脱下了那件特殊的防风外套,接着一点点解开内衬。就在褪至锁骨之际,她不由得停住了手,“陛下,这是” 罗兰靠近到病床边,发现在闪电颈脖下方两指处,有一个拇指大小的创口。对比周围雪白的肌肤,这道伤痕显得格外醒目,只不过细看的话,它甚至没有伤到肌层,仅仅是破开了表皮,属于那种放着不管也会自愈的小伤。 按理说,愈合这样的伤口,对娜娜瓦而言不过是眨眼间便能完成的小事。 但她的下一句话却让罗兰愣在原地。 “我治不好她……”娜娜瓦喃喃道,“无论如何驱动魔力,都无法让伤口消失,就好像我的能力失效了一样。”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