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宣雾 二(感谢天羽丶天月的飘红盟主~)

极道天魔 396 作者滚开 全文字数 3661字

“竖子!!”宣雾撑不住了,在水塘中盘斗了数次,都无法挣脱两把金剑的纠缠,浑身被砍得鲜血淋漓。没有献祭,没有掌兵使为其提供力量,它唯一依靠的就只有自己这么些年来积累的一点本钱。 这些本钱消耗何其之快,和路胜这种大户根本没法比。只是小斗了半个时辰,宣雾便有些撑不住了。 “是你逼我!”宣雾尽全力一下逼退两把金剑,它的武艺极其强悍,就算是路胜也无法操纵金剑压制,这些存活了极长时间的神兵魔刃,在厮杀技艺上自然都是千锤百炼,只是它输在力量总量上太少。 宣雾盘起龙身,独眼中泛起越发刺目的绿光。一把碧绿色长剑,缓缓从它独眼中升腾而出。 剑身古朴清幽,通体泛蓝,剑柄铭刻了不知名的弯弯曲曲符文,两侧护手上镶嵌了类似绿玉的宝石。 这就是他的本体宣雾神兵了。 “去死吧!暗雾!!”宣雾猛然一声龙吼,整个龙躯骤然破碎,化为无数绿色光点汇聚到剑身本体上。 同一时间,剑刃周围一圈青黑色雾气疯狂朝着四面八方蔓延扩散。 “七层祁阳阵。”路胜单手一挥,赤金真气全力爆发,用出如今他所学中最为威力巨大的千阳宗招数。 七座形态各异的金色阵图,飞速在他身旁浮现而出,缓缓转动。阵图中似乎酝酿着大量细碎暗金光点。 这些光点慢慢膨胀,如同蛋卵,飞速孵化裂开,从中飞出一只只大小各异,形态各异的彩色鸟雀。 这些鸟雀外表和普通飞鸟没什么区别,除了颜色艳丽红红绿绿之外,主要便是它们的双眼都是一片金光。 “去吧。”路胜正想看看这千阳宗的东西到底威力如何。 七层祁阳阵陡然一震,七座阵图齐齐爆开一团金光,大片的彩色小鸟飞射出去,竟然在半空中化为一把把彩色剑刃,雨点般刺向宣雾。 但所有彩色剑刃在快要抵达宣雾周围时,却迅速被其周围的雾气绊住,金光彩光和青黑色雾气疯狂消耗纠缠着。 路胜明显感觉到体内大量的阳元转化成赤金真气,正在被阵图急速消耗。他此时居然还不能占据上风? 路胜颇为诧异的看了眼宣雾神兵,有些意外。他如今的感觉,应该就是千阳宗这个层次的掌兵使,在外动手时的感觉。 而且路胜仔细感觉,甚至还发现,宣雾的消耗,实际上比他还要小。这不是能量本质差距的问题,赤金真气在他的推动催运下,不输于那股黑雾。 而是真正的在攻伐功法上的差距。 他的攻伐阵图,不如宣雾。同样的威力对抗下,两边输出一样,但消耗他更大,这不是功法问题是什么? 路胜眉头一皱,再度伸手往前一点。三点金光再度浮现。又是一张攻伐阵图浮现。 这次阵图是另一种真功附带的争斗之法。 “三星符箓阵,全攻形态。”路胜手里迅速结了几个手印法决,随着他的手印法决变化,无限法催运阳元,急速转化为新的赤金真气,飞速注入新阵图中。 唧!! 刹那间正方形的金色阵图陡然张开,其中猛扑出一头浑身烈火,通体金色的巨大火鸟。 寒潭中潭水在火鸟刚刚扑出的瞬间,便剧烈升温起来,走位潭水沸腾起来,大量气泡从潭底升腾。刚刚被搅浑的水流,在火鸟掠过振翅的同时,也迅速清澈起来。 这三星符箓阵是以千阳宗的三种符箓集合所创的征伐手段,不只是有灼烧异能,还能净化不洁之物。 此时被路胜放出,三星符箓火鸟带着高亢尖锐的鸟鸣,如同凤凰般振翅扑向宣雾。 本就不太大的深潭里,又是长龙又是火鸟,此时金光火焰耀眼,顿时其他什么东西都看不清了,整个潭底一片金色,若是一般人在此,怕是瞬间就要眼瞎。 但路胜肉身强悍,毫无影响,其目力甚至到了隐隐有透视的异能境界,一般的遮挡物根本挡不住他视线。 他此时眉头又开始慢慢紧蹙起来。那火鸟放出后,和金色长剑两把齐斗宣雾。 此时他动用的实力,已经相当于千阳宗三位普通掌兵使一起动手的威能了,但就是这样,居然还拿宣雾不下? 潭水中,宣雾左躲右闪,四处腾挪,不大的剑身闪躲之间隐隐能看出有不少章法可依,路胜一直以为自己身经百战,武艺高强,此时却是被这个宣雾上了一课。 “竖子卑鄙!有种我们一对一!”宣雾一边缠斗一边大骂。他此时也是红了眼,积累千年的力量就这么无缘无故的消耗了不少,而且就是这样,他居然还没办法逼退对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积累继续飞速下跌。 “一对一?”路胜摇摇头,他知道这是宣雾看不清潭水所致,一位他叫了好几人过来一起围攻他。 “你们这些卑鄙的人族,只知道偷奸耍滑,以多取胜!!”宣雾大骂着,却又想不出什么恶毒的词,只能翻来覆去就只是这么几句。
路胜沉吟了下,又伸手在面前结了十几个印决。 噗!! 又是一张阵图亮起张开,一把金灿灿的方天画戟缓缓浮现。 “去。”他手一指宣雾,顿时方天画戟一个旋转,猛地朝着宣雾扑去。 铛!! 这一把赤金真气凝聚的兵刃和其他不同,这是路胜动用的千阳宗号称第一杀伐阵图的龙脊剔将戟,也是整个千阳宗标准真功中,所有阵图里威力最大的一个,一般千阳宗高手,都是拿这个阵图当最后底牌使用。 他反正阳元充沛,此时索性将这阵图拿出来。 既然一个阵图拿不下宣雾,那就多放几个,反正他如今别的不多阳元却是极多,阳元来源有三,吃食,吸收的精气,以及魔体本身转化。最为神秘的是魔体,就连路胜也不是很明白八首魔极道是从什么地方吸取的魔元。 方天画戟扑去,势大力沉,每一下威力份量都比之前的几把金剑重了数倍,顿时压得宣雾有些喘不过气来。 但他也当真了得,不过一会儿,居然又扳回局面,落得个不胜不败之地。很明显,他独自一个在外生存,一直没被签订契约,也必定是有绝活支撑。 时间缓缓流逝,路胜和宣雾缠斗转眼变过去了一个多时辰。 金光阵图还是熠熠生辉,没有半点暗淡意思。宣雾也依旧破口大骂,神采奕奕,剑身光亮依旧,没有一丝疲软。 路胜沉吟片刻。他就不信了,自己对于掌兵使层面近乎无穷无尽的阳元总量,还能奈何不了一个区区金叶神兵? 他脑海里这段时间习得的千阳宗重重杀伐阵图手段,一一全部浮现心头。 然后一一催运赤金真气,身旁一张张金色阵图不断浮现,悬浮。从中扑出各式各样不同威能不同方式的攻伐之术。 一时间道道金光在潭水底部不断闪耀,束缚阵图,迟缓阵图,刀兵阵图,化妖阵图,拘毒阵图,针刺阵图,弓弩阵图,牵引阵图,甚至传送阵图,都被路胜用出来。 千阳宗各种手段全部在深潭里用了一遍。 那宣雾居然还是安然无恙,被这些名字取得厉害,但实际效果也就那样的阵图稍微牵制了下,便马上恢复原状。 不管再多的兵刃活物围攻,它依旧保持着不胜不败的局面。 路胜越是动手,面色便越是阴沉。 一道道金光不断从他手上绽放射出,然后化为千阳宗种种法决打出,攻击对方,可效果 “这就是你人族的手法?不堪一击。”宣雾大笑。 “太上生烟阵。”一团暗金色烟雾飞速射出。宣雾被笼罩住后,剑刃一斩,陡然划开烟雾,再度和几把金剑战到一起。 “机莀玄光阵。”一根类似柳树树枝的东西飞射出去。狠狠打在宣雾剑身侧面,但除了声音大外,依旧没什么效果。 “萍欲飞红阵。”一片赤红泛金的霞光飞射出嘭!! 路胜一把把眼前金霞撕烂,面色越发阴沉。 “算了,还是我亲自动手。”他扯掉霞光,缓缓上前。 测试到此为止。他彻底对千阳宗的攻伐之术绝望了。千阳宗,徒有虚名。 对着正在狂笑的宣雾神兵,路胜浑身一收,大量赤金真气陡然回收,尽数被其浑身吸收进去。 “束手无策了?”宣雾冷笑,剑刃上放出淡淡清光,足有一尺多长,在潭水中缓缓盘旋转动。 “当初十三位掌兵使联手围攻,十三种不同各色攻伐,阵法也好,杀招也好,秘法也罢,哪样本神兵没经历过,要不是偶然到了这地方受到黑鹿一族供奉,五个以下的掌兵使,连见我面的资格也没,现在就凭你区区几人,居然就想就想”他的声音一开始还挺大声,但到了后面,却是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路胜的身躯正在他眼前一点点的急速膨胀起来,从之前一米多的普通男子,浑身肌肉扭曲膨胀,几下便胀大成七八米高的黑色肌肉巨人。而且这种急速膨胀还没完全停下。 仅仅几息时间,宣雾便眼睁睁看着路胜身躯又变大了数米高,直接跨过十五米范畴,庞大的身躯投射下来的阴影让他彻底失了声。 “就想”宣雾重新幻化出青龙姿态,仰头呆呆的看着面前影子都快把自己遮住的路胜。嘴里话说到一半,却是彻底忘了后面该说什么。 嘶。 路胜缓缓张开巨口,三排尖牙如同鲨鱼般细密锋利,嘴角顺着耳朵冒出点点黑烟火苗。 他轻轻甩了甩巨尾,低头俯视面前的小青蛇。 好久没彻底释放阳极态了,虽然现在只是放出一半,也足够解决面前这条不识趣的小东西。 “继续说。”他活动了下双手,准备只要这货再出言不逊一句,就当场摁死。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