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章 灵芝找回来了

七零俏时光 540 作者旎旎 全文字数 4357字

童心铸想本来他们一家四口在这里过的日子跟过去在村里的日子简直没法比,那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啊! “我说,我说,今天我一把紫灵芝偷了就给了我家小舅子,他已经来这里好几天了,就等着我偷了东西他好运出去卖钱。”童心铸干脆地把实情说了出来,生怕会坐牢。 王凤珍听童心铸说了,气急败坏地说道:“童心铸你这个王八蛋,这些年要不是我娘家帮衬,你这破烂家早就吹吹了,你居然敢把我弟弟说出来,你找死啊!” 她一边骂一边就要往童心铸那里冲,旁边的保安将她拉住,两个孩子终于忍不住大哭了起来,一时间礼堂里热闹得不行。 简丹见王凤珍这样闹腾,又给她下了禁制,王凤珍一下子又失魂落魄地坐回了椅子上,两个孩子见妈妈回来了,一左一右扒着她哭得伤心不已。 童心铸悔恨不已,自己怎么就听了这个婆娘的撺掇,真的偷了人家这么贵重的东西。 看着两个孩子哭得那样伤心,他简直想几巴掌扇死自己了。 简丹干脆让人将王凤珍和两个孩子带离了大礼堂,专心致志审一审童心铸。 哪里知道这边人刚离开,外面就传来一阵杀猪一样的嚎叫:“姐姐、姐夫,你们快来救救我啊!我不想死啊!” 今天的热闹还真是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众人的视线又转向了大礼堂的门口。 大礼堂的门口有两个背着枪的战士押着一个挣扎不休、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进来了,三人身后还跟着一脸严肃的洛明宇。 众人一下就知道了,刚刚那个跟杀猪一样的声音是这个年轻男人发出来的,因为这个时候,这个男人还在嘴里不停地喊:“救命啊!” 这么个大男人,居然这么不经事,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洛明宇的手里提着一个袋子,他直接走到主席台边,将袋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正是那株紫灵芝。 虽说不是最好的那株,可这品相也能让大家惊叹不已,这东西除了天天守着药田的四个人和简丹见过,其他人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紫灵芝的菌盖看上去有五十厘米乘以二十多厘米的样子,菌盖的厚度起码有五厘米,不像平时的紫褐色,而是亮紫色,散发着亮闪闪的光芒,看得人咂舌不已。 这样的紫灵芝如果说不值钱,那是打死大家都不可能承认的。 主席台上的陈欣然看到老公这么威风,与有荣焉,笑眯眯地看着洛明宇,只觉得自家老公真是太帅了! 洛明宇将紫灵芝放到桌上以后就对众人说道:“这个人正要翻墙出去,被我们的战士抓到了,身上就带着这个袋子,我们打开发现是紫灵芝就赶紧带到这里来了。” 童心铸早就听到了小舅子的声音,他一直不敢抬头,还是听到洛明宇说话,才迅速抬起头看了一眼被两个小战士押着的小舅子。 那个年轻人却是在看到童心铸看他的时候又大叫起来:“姐夫,姐夫,你快救救我啊!这东西可是你主动给我的,跟我没关系啊!姐夫,你赶紧跟人说清楚啊!” 童心铸听了惊讶地抬起头看向他,他在内心深处真的没想到自家小舅子就这样把自己给豁出去了。 想想这几年自家日子稍微好过一些了,每年往王家寄了多少钱和物,甚至自家两个孩子零食都没吃过,还得给这个小舅子和老丈人寄香烟。 那可都是从他们一家四口的嘴里省下来的,就让小舅子和老丈人两个这么抽了。 他也没想到自己两口子这么寄东西养大了老丈人一家子的胃口,结果连小舅子要结婚的彩礼钱都要自己想办法。 等他千辛万苦地把东西偷出来给了小舅子,小舅子当时的神情他其实看得也很清楚,那就是一脸的理所当然,到现在他还撇清自己,说是自己主动给他的,他一点事都没有。 想到这里,童心铸愤怒了,因为自己偷东西,不说会不会抓起来,可这工作是指定没有了的,谁会要一个有偷窃前科的员工呢。 他呵呵笑了起来:“是要说清楚,不说我们到这里上班以后,每个月给你们寄的钱。就前两个月,你跟你妈过来说你要娶媳妇,缺彩礼钱,让我们两口子想办法。我们是把身上的钱也好,柜子里的钱也好,都搜刮得干干净净给了你们。可你们嫌钱少,说这几百块钱能干啥,非得让我拿两万块钱出来。现在农村里虽是要彩礼钱,可哪个会一要就要好几万的,你那哪里是要娶媳妇,根本就是照你媳妇的大小准备打个金人吧!可惜我和凤珍两个傻乎乎的,就听你们忽悠了,还觉得反正简经理这里东西多,偷一个两个的没关系。再说还有心铁的关系在这里,怎么说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大不了我们白干几年活就是了。” 童心铸的话让山庄里的人大为惊叹,没想到这童心铸是娶了个这样的老婆,还有一个这样的丈母娘和小舅子啊! “简经理,你看在我这人大老粗没有文化,不知道轻重,就放我一马吧!我还有两个孩子要养活,如果我们都抓起来了,这孩子没有大人看着,可怎么好?我保证以后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千万不要让警察抓我啊!”童心铸这一下子内心的防线算是彻底崩塌了。 后面有人小声说道:“也怪可怜的,两个孩子听说是挺会念书的,这王凤珍就只想着娘家,自己家的孩子都不管了。如果简经理能放过童家就好了!” “你说什么呢?难道人做错了事情就不需要得到惩罚吗?而且还是那么贵重的东西,你这说法就有意思了,只要人穷、人可怜就可以偷东西不得到惩罚,那么全世界还不得乱套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社会的规则就必须遵守。要是以后你家被偷了,还把你家最贵重的东西都偷走了,你觉得这偷东西的人是不是只要可怜就要原谅?”
这话说得有道理,很多人都为说这话的人鼓起掌来。 简丹看过去却是刘玉莲,她如今是辣椒酱加工车间的主任,主抓辣椒酱的质量和推陈出新,手底下也管着好几十人,越来越有管理者的气势了。 而那个前面小声说的已经没敢出声了,她当然是做不到了。 对于这种别人的事情当圣母的,简丹也是无语了,事情到了她头上,她就另当别论了。 简丹仔细看了一下那人是跟王凤珍一起做事的张玉芝,这两个人因为一起上班,关系还不错,虽说是因为两人关系不错才会出头说话,可这话也太不负责了吧! 她决定对这个张玉芝也要重点注意了,不好说她也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玉芝,你胡说什么呢?童家人不想着自己这两年是过的什么日子,原来又过的是什么日子,还在这里总想着占便宜,哪里就可怜了,不是还有句老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吗?这些都是他们自找的,白眼狼活该!根本就不值得大家同情。”说这话的是张玉芝的老公王积福,他有些恨铁不成钢,不值得自己的婆娘怎么就这么不知事。 张玉芝本来让刘玉莲就说得没了底气,王积福这么一说,她更是连头也不敢抬了,平时王凤珍对她还可以,因为王凤珍手脚麻利,还经常帮张玉芝,所以她想着能帮就帮一下,却没有想到自己捅了马蜂窝,得到了大家的数落。 简丹见张玉芝的老公还算是个明白人,心里也算是好受一些了,不然自己为了黄剑锋那些生活困难的战友才招的人,最后还落了个那样的名声,真是何苦来呢。 屋里正乱呢,外面洛明轩也领着穿着白色警服的警察进来了。 简丹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能处理这事儿的人来了。 洛明轩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上前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就做出了处理。 由于童家还有两个小孩子,简丹没有让洛明轩带走王凤珍,而是只带走了童心铸和他的小舅子,这两个人一个是实施盗窃,一个是转移赃物的。 王凤珍知道后,还要大闹,简丹直接对她说道:“你也不用闹,今天你的事情还多着呢,我会结你们两个人这个月的工资给你,你今天就从山庄搬出去,我不会留你们的,两个孩子你也找地方去上学吧!如果你还不抓紧,到了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我就会直接把你的东西从山庄扔出去,你们这三口人也都要从这里赶紧走。” 简丹说这话的时候,旁边就站着穿着警服的洛明轩,要知道这几年的严打大家还是记忆犹新的,王凤珍对于穿警服的还是很忌惮,她没有再多说什么就走了。 只是当王凤珍走到门口的时候,一双眼睛跟刀子一样看向了简丹。 简丹其实感觉到了,可她哪里会将这个人放在眼里,不过是轻飘飘地睃了她一眼,那轻蔑的劲儿差点没让王凤珍把后槽牙给咬碎了,心里的一股子怨毒怎么也压不住,只想着怎么样狠狠地报复一回才能解她的心头之恨。 洛明轩看到王凤珍的目光了,走到简丹身边问道:“要不要找人盯着点?” “不用,我可不怕她能翻起什么浪来。”简丹无所谓地说道。 陈欣然在旁边也插嘴道:“就是,她还能在外面有自由,全靠了家里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小孩子,不然的话,怎么说她也是从犯,不也得做免费车去省城。” 申素琴也在旁边说道:“就是这样的,她要是再进去,她家的两个孩子可就真的没人管了。她这人很识时务的,她应该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行动。” “只是这灵芝都摘下来了,是不是也没法再种活了?”申素琴问简丹。 简丹将那灵芝拿在手里看了看说道:“再想种下去是不可能了的,不如将这灵芝分成两份,一份给洛老爷子,一份给陈老爷子。” 陈欣然忙摆手说道:“哪能老占你的便宜,这东西我们也出钱买!” 简丹笑着说道:“好了好了,哪里还能让你们拿钱,这东西反正也不能再种下去长了,你们就分成两半,一家一半试试效果。” 因为要把两个嫌疑人带回去,洛明轩只能是看看老婆孩子就带着人出发了。 而洛明宇带的人却是让简丹留了下来,怎么着也是多亏了他们在才人赃并获,所以她一定要让洛明宇带着他手下的兵吃了饭再回去。 洛明宇这里有陈欣然陪着,她也就没再管了,只是心里有些可惜那株紫灵芝,如果让自己再用异能滋养几年,那品相可是比现在还要好几十倍吧! 简丹正想去药田看看呢,结果半路上就碰到了刘阳。 当然人刘阳其实就是找简丹去的,因为做事勤奋认真,业务能力也很强,他现在是工程部的一个小头头了。 看到刘阳,简丹笑着问道:“怎么在这里?是等我吗?” “丹丹姐,我是等你呢,现在药田那边少了人,丹丹姐就安排我过去吧!我一定帮姐姐守住了药田,不会让今天的事情再发生的。”刘阳很是真诚地说道。 简丹摇摇头:“你业务能力那么好,我怎么舍得让你过来守药田,那不是大材小用了么。” 刘阳见她不同意,又说道:“丹丹姐,只要能帮到你,我做什么无所谓。” 简丹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你能发挥更大的作用,我干嘛只让你干没有技术含量的活儿呢。守药田只要忠诚和勤快就可以了。” 她的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丹丹姐,那让我去吧!” 接下来还有一个声音在喊:“让我去,让我去!” 简丹回头一看,却是甜姨家的两个小子,老大张福军和老二张守军,这两个长得牛高马大的小子,看到简丹回头看他们,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