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心硬

贤臣养成实录 514 作者野禅狐 全文字数 2378字

所幸新君将会是卫钊,两人还有些交情,只要他日后老老实实远离权力中心,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听到惠崇帝问,陆烁连忙挺下了磨墨的动作,拱手回答道:“微臣浅见:为父,您该派人杀了姜姬、困住太子、抹了他的爪牙,令他打消念头,留他一命;为君,您该将计就计,坐山观虎斗,趁势拔除成王和魏贼余孽,不过太子和晋王可能就……” 这是个选择题。 里面牵涉到两个儿子的生死。 惠崇帝看着眼前清润俊秀的少年人,总觉得他这话像是故意为之。 权势和父亲面前,陆烁没得选择,只能被迫接受,他心有不甘。 而面临选择的惠崇帝,何尝不是满心纠结呢! 惠崇帝想了一会儿,反倒笑了。 “朕让你出主意,你反倒挖坑坑朕。” “微臣不敢。” 陆烁跪在地上说道,面上坦然。 “不敢?哼哼……” 惠崇帝声音里满是笑意,他虚指了指陆烁,说道:“那依你看,朕该如何选择才好?” 陆烁继续低眉顺眼说道:“事涉太子,微臣不敢说。” “但说无妨。” 惠崇帝转身退回到龙椅上,脸上恢复了肃然。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陆烁抬头,看向惠崇帝的眼神十分坚定。 “陛下对储君之位既然已经有了决断,就该舍了慈父心态,否则明日之太子,就是昨日之成王……” “大胆!” 他话未说完,惠崇帝就再次暴走,碰的摔了奏折。 我不想说你偏要我说,说了你又要生气! 陆烁跪着不说话了。 惠崇帝闭眼歇息了一阵,才猛然回身,垂眸看了陆烁一眼,摆摆手让他下去了。 殿内就只剩下帝王一人。 大殿冷冷清清,正午的阳光透过窗棂挥洒进来,沙尘浮起,一粒粒飘荡在空中,惠崇帝看着眼前的景象,突然心里苍凉。 “沣儿。” 谢沣从殿后走了出来,虽然还未在人前露面,可他已然换上了一身皇子服,惠崇帝也早早在诏书上写下他的名字,一旦殡天,他便是大齐之主,再也不是之前寒酸抄书的穷学子了。 “父皇。” 谢沣一步步走向惠崇帝,阳光虽只有几缕,却格外刺眼,惠崇帝眯眼适应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回神。 “陆烁此人,我儿以为如何?” 相隔近二十年,父子二人远没有他跟太子亲近,不过惠崇帝倒觉得还好,以往是他对太子宠溺过甚,才导致他昏惰无用,竟起了弑父的念头。 “年少成名,有博才,能容人,冷静自持,堪为贤臣。” 惠崇帝见他对陆烁评价很高,不由笑道:“既如此,朕便命他即日起侍奉在你左右,日后辅佐与你。” 这也正是惠崇帝的打算。 陆家父子在卫钊落魄危难时援手救他,可见人品忠厚,是对忠臣。 可惠崇帝见惯了能共患难、却不能同富贵的君臣例子,高卓恰好就是一个。 他未登基前,与高卓也算是患难君臣,谁料到了今日,高卓胃口却是越养越大,有此前例在身边,陆家父子又对谢沣有救命之恩,惠崇帝难免猜忌。
问完话,惠崇帝眼睛紧紧盯着谢沣,等着他的回答。 “不可。” 谢沣头都没抬,便拒绝了。 惠崇帝眯起眼睛,视线在谢沣身上放了好一会儿,才问:“为何不可?” “陆昀一死,即便儿臣与陆烁有同窗之谊,但毕竟有了隔阂,如何忠君之事?因此父子俩要么同死,要么同生,否则后患无穷。” 惠崇帝的一切计谋都对谢沣不闪不避,他对陆昀的杀意,谢沣也是明白的。 他知道这问话是眼前这位帝王的考验。 只有他硬下心肠,对陆家恩情视而不见,对陆昀冷硬如刀,成为彻底的“孤家寡人”,眼前这位老者才能放心交付权力。 而本来必死的陆昀,才能留下一线生机。 “你很好。” 惠崇帝默了好一会儿,才满意笑了,心里改了主意,又从奏折下面拿出两对牌子,谢沣一看,正是虎符。 “这是西北三路大军,不久京师就会有一场恶战,这虎符交由你处置,几日后咱们是生是死,就看你的了。” 说罢扔了下去,谢沣一下子接住,瞪眼看着确实是虎符,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竟然这么简单就将虎符交给了他! “儿臣遵命。” …… 几日过去,晋王终于风尘仆仆赶到了京师。 就在晋王过了城门,进到京师当晚,宫中竟传来消息,说是惠崇帝再次病倒了。 这次病情来时汹汹,不像上次惊闻噩耗骤然晕倒,这次惠崇帝是彻彻底底病了。 这可了不得,大齐可全靠帝王撑着呢,满朝文武大臣顿时慌了神,京师风声更紧,老百姓昼夜不出户,唯恐受了牵连。 轩德太子仍被关在太子府里,听到这个消息却是笑了。 文大娘果然了得,不过几日功夫,那香饼就让惠崇帝病秽缠身起不来床,实在是痛快。 殊不知早在惠崇帝下定决心扶谢沣上位开始,宫里便已经肃清了,文大娘等一干人早被看守起来,甚至连近身大太监周雨安,除了对外宣旨上朝之外,其余时间一律被隔离在外,整个勤政殿由十二龙卫把手,警戒森严。 这就是帝王的疑心。可以与你亲密如一,也可以视你如尘。 幕僚提醒太子:“殿下,切不可高兴过早,还是派人近身探探虚实才好。” 若是往常,太子怕是早就暴走了,但是有了上次教训在前,这次他倒是谨慎不少,免得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过…… “父皇疑心过重,如今生病更是防范严密,连周雨安都不能轻易探视,本宫到那里去找合适的人选?” 这事别人不知,太子在宫里有皇后接应,周雨安又是他们的人,说话间难免抱怨,太子算是一清二楚。 幕僚回道:“找不到合适人选,殿下不妨亲自去一趟。晋王刚进京陛下便病了,这是和陛下相克啊!您不一样,自小受圣上宠爱,此时进宫一来显示您的孝心,二来更能衬托晋王不堪。”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