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光鲜的西南侯世子

医来夫贵 458 作者雾冰藜 全文字数 2331字

源源不断的道歉声过后,也有人站出来问出了他们心底最深的担忧。 “穆娘子,实在是今日一早,又有很多人发病,听说后院子的人已经快不行了,我们心里着实害怕。” “是啊,穆娘子,这种病我们从来没见过,心里着实害怕!” “穆娘子,这种病到底有没有办法治?” “穆娘子,求您给我们句实话,我娘昨日就抬到后院里去了,我心里害怕啊,洪水我们都逃过来了,最后若是死在这里……” 面对众人焦急的询问,廊下站着的少女微微一笑,指了指地上的筐子,“我已经找到了制出药品的方法,再给我一点时间,就能为大家做出解药!” 众人顺着她的手指看了过去,只见筐子里除了湿露露,绿油油的草药叶子,上面还放了两张手帕,手帕里放着的是几块发霉的红苕。 发霉的红苕……呃,那应该不是用来给他们制药的吧? 所以给他们制药的是那些筐子里的草药? 众人默默的注视着那筐草药,然后错愕的看着穆瑾弯腰拿起手帕包的红苕,转身进后院。 红苕都发霉了,应该不能吃了吧? 众人默默的想。 穆瑾进了后院,吩咐冬青和映娘将她制药的工具全都拿进放药的那间库房里,说了一句:“没有急事,谁也不要进来打扰我。” 然后进了库房再也没出来。 沈槐面色古怪的转头看了看地上放着的草药,穆娘子不是要制药吗?怎么会只拿着几块发霉的红苕就进去了? 这些药难道不用? 他困惑的抬头,却见映娘领着姜黄,绿梅和紫苏三人上前将筐子里的药拿出来,熟练的分捡,清洗,晾晒,似乎对穆娘子刚才的做法并没有丝毫的疑惑。 沈槐知道其实她们不是不疑惑,只是她们相信穆瑾! 是啊,穆娘子似乎从未让他们失望过! 沈槐摸了下胡须,默默的去守着病人了。 德安县位于成都府的西南,南北环山,城内多湖,大大小小的湖泊如罗盘一般散步在城内,山水环绕,满城含翠,是个风景宜人的好地方。 可惜那是以前,现在的德安被洪水侵袭,满目疮痍,连日的暴雨,引的城内所有湖水水位上涨,漫到城内。 德安城内几乎到处都是水,根本分不清楚哪里有湖水,只能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往前走,凭着舆图的大概位置去避开湖泊。 饶是如此,还是有士兵在搜救的过程中,不小心掉入湖里,再没有上来。 “衙内,城东已经确定没有人了。”城东头的一处被冲跨的民房前,一名禁卫军指挥使手禀报。 宋彦昭负手站在民房前,面沉如水的看着眼前的情景。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毁了多少家园,让多少人妻离子散,阖家难圆! 他这些日子所受到的震撼也是最多的,亲眼看着无情的洪水冲跨了房屋,冲走了很多反应不过来的百姓。 宋彦昭身后站着的是同样满身疲惫的禁卫军和西南军。 他们面容虽然疲惫,面色却坚毅的看着最前面身姿如松的少年。
从简阳到德安,无论是多么危险的救灾场所,这个少年都身先士卒,布置妥当,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彻底征服了所有禁卫军! 就是所带来的西南军,一开始并不配合宋彦昭的指令行动,但很快他们就尝到了教训,没有按照宋彦昭布置的救援图行动的人,不是被洪水冲走了,就是跌入了湖中,再也没上来! 再多的恩怨情仇都不会比脆弱的生命更重要! 西南军大多都是益州路本地人,很多人家乡更是在德安,简阳等几个灾区,家里的父母妻儿同样面临着这样的天灾! 大部分西南军沉默下来,他们跟着宋彦昭开始救人。 因为宋彦昭说了一句话,“你们尽力救援这些灾民的同时,也会有人在尽力救援你们的父母妻儿!” 将心比心,他们也希望自己的父母妻儿在洪水中能有禁卫军或者西南军救他们一把! 十几天的日夜并肩作战下来,他们开始渐渐接受了宋彦昭的领导。 宋彦昭转过身来,看到身后满身疲态的士兵,一挥手,“支援城闹,刚才收到消息,城南出现了山体滑坡,很多灾民困在了哪里!” 说罢顿了顿,又向大家拱了拱手,“都打起精神来,再坚持一下,这一仗我们很快就能打赢了,等安置完灾民,我会向朝廷为大家请功!” 士兵们顿时发出了一声欢呼! 大周朝近些年边境太平,少有战事,所以无论是士兵还是将官都越来越疲懒,光靠军饷又养活不了家,所以才会暗地里倒腾做生意。 没有战事,立不了军功,意味着一辈子只能当个小兵,所以士兵们才会混日子! 现在宋彦昭亲口对他们承诺,赈灾过后会为他们请功! 请功就意味着有封赏,意味着他们以后不再只是一个普通的士兵! 这一刻,所有的士兵都眼睛发亮的看着宋彦昭。 “嗯,确实是该请功,不过,我西南军的将士们就不麻烦宋衙内了,我们会自己请功打!”一道不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众人回头,只见身后一群人正涉水而来。 所有人的眼光不由落在最前方的男人身上。 两个士兵一前一后的抬着一个简易的竹椅,坐在竹椅上的男人一身锦衣华服,微笑着看了过来。 来人正是西南侯世子,一行人转眼就来到了众人面前。 西南侯世子拱了拱手,“宋衙内!” 宋彦昭轻轻颔首,神情淡淡。 西南侯世子也不在意,转身看向面前站着的一众士兵。 抬着竹椅的士兵并没有将竹椅放下来,西南侯世子安然坐在上面,扬声道:“西南军的兄弟们,我受父亲委托来看你们了,你们救灾辛苦了,赈灾过后,父亲会为大家一一请封的。” 相比较宋彦昭刚才宣布完的欢呼声,西南军的士兵们反应就有些平淡了。 士兵们的视线大都停在了西南侯世子光鲜亮丽的衣服上,再看看他们全都半截腿没在泥水里,一种奇怪的心情慢慢浮上心头。
隐藏